您的位置:悦读吧 > 侦探推理 > 苏醒的神明 > 章节目录 7瘸凤嚼0瘸55

《苏醒的神明》章节目录 7瘸凤嚼0瘸55

    因为他们都是身上背着银行的债,如果还不出来,他们的日子将会变得非常难过,毕竟跟银行借钱,那是需要还的,而且是加倍奉还,对于这些贵族们,银行家们往往会十分的大方,给予他们大量的贷款,但与此同时,也会伴随着大量的利息,最开始的时候这些贵族们并不担心,毕竟他们家大业大,还这点钱又算得了什么呢,但随着子子孙孙日渐沉迷在寅吃卯粮上,这贷款的数额就越来越大,利息自然也如同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虽然易魁洛不允许贵族们拿领地还债,但大部分背上债务的贵族日子过的那是相当的痛苦,同时为了维持表面的光鲜,不让别人看低自己,同时继续混迹在贵族圈子里,那成本也是非常高昂的,因此这些贵族们就像是被上了绳索的犯人一样,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绳套在自己的脖颈上越锁越紧,最终把他们彻底掐死为止。

    而如今,易魁洛给他们指明了一条道路,从南部获取的财富,便可以去偿还这些贷款,让他们重新恢复自由身,在这种前提之下,他们怎么还可能去想什么善待当地的民众,那是恨不得将这里民众里骨髓都给打出来,拿来还钱,那种凶狠的劲头,绝对是看着都会觉得恐怖。

    在当地,往往很多家庭承受的是六成以上的税,也就是种出来的粮食,百分之六十都要归于贵族们,然后才轮到他们自己吃,以南部的情况,这即便碰到丰*的时候也只能够勉强吃饱,若是家里面添丁进口,则只能够**,所以在这些小贵族的治下,许多农民,城市里的小手工业者,在生出孩子之后,往往当即溺毙,从而节省家庭的开支。

    这些孩子会被直接就地掩埋,让亲生父母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就必须要杀死,这是多么的残忍,这些父母其实并不是坏人,他们如果要养这孩子,就必须要多出一口饭,而他们已经**多余的粮食给这口饭了,如果养这孩子,那么全家就都要挨饿,在这种情况下,这些小贵族统治的地区,人口非但**因为和平而增长,反倒比起战乱*代更加减少,*青一代根本不敢生孩子,而*老的人则在风霜和饥饿中慢慢死去,同时大量的*轻人,也不愿意继续在这些地方活下去,他们抛弃了自己的家乡,带着自己的族人,选择离开这一片土地寻找生路。

    大量的流民在南部地区肆虐,数量之多,达到上千*,这可不是军队能够解决的问题,如果继续这么做下去,那很快就会变成巨大的灾难,大量的人**,而他们的尸体又**人处理,就会导致瘟疫,而这些流民会一路漫无目的走,从而寻找粮食以养活自己,他们就会开始不断冲击城镇,最终将瘟疫带入到城镇之中。

    易魁洛可是很清楚瘟疫的伤害到底有多么的大,如果瘟疫在南部地区散播开来,那么大量的人口都将会在传染病的威胁下**,在这缺医少药的地方,根本不可能有多少人可以躲过这一劫,保守估计**人数都得超过上亿,这对于易魁洛来说,就是无法承受的损失了。

    因为伴随着瘟疫,易魁洛对于南部的统治必然会衰落,很多人就会认为是易魁洛的到来和统治,才给他们平静的生活带来了灾难,原本亲善于易魁洛的那些邦国,恐怕就会对易魁洛怀有恶意,而同时瘟疫横行,不仅仅会伤害到当地的民众,同时也会对易魁洛在当地的驻军造成极为严重的伤害,这一点易魁洛不得不去思考。

    等到那个时候,整个南部混乱,就有可能冲击易魁洛在当地的统治,如今易魁洛不过占领南部地区才两*的时间,人心尚且**归附,大部分人只是碍于易魁洛强大的实力才不得不选择投降,如果瘟疫爆发,在民怨的帮助下,恐怕易魁洛会显得相当被动。

    甚至丧失南部地区的统治权也不是**可能的,到那时,易魁洛的本土也不会安全,因为在这两*的时间,易魁洛虽然征服了整个南部,让自己的财富暴增,但为了让这些地方更多的为自己所用,易魁洛也投入了巨资开发南部,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如今已经修通的长达两千公里的铁路,如果在暴乱之中,易魁洛丧失了对这条铁路的控制,那么未来易魁洛的危险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易魁洛可以占领远远比自己大超过几十倍的南部,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这里小国**,彼此之间都互不相同,因此易魁洛便可以通过自己局部占据的绝对优势,从而各个击破,但如今,易魁洛通过战争,让不同的部族去统治不同的部族,虽然对易魁洛很有利,但同时也加深了各个邦国之间的了解。

    而最为重要的便是这条铁路,铁路一旦修建,就必然可以联通无数的邦国,这些邦国原本道路艰难,想要联系非同寻常,但如果通过铁路,就能够彼此沟通,如果这条铁路被这些当地的邦国占据,那么他们之间沟通的频率就会变得相当快,只要易魁洛一个**反应过来,围绕这条铁路,说不定就能够诞生一个超级大国来跟易魁洛争锋。

    等到那时候易魁洛再想要进攻的时候,就非常困难了,毕竟这个国家只要形成,虽然巅峰战力不可能与易魁洛比肩,但他却拥有民心,且是当地自己的邦国所组建,对当地知根知底,不像易魁洛,对于当地大概只有粗略的感觉,但若是论了解,恐怕并**多少人真的去潜心研究过,到时候只要一旦出现这样的大国,那么易魁洛就会腹背受敌。

    从小小的贵族到整个易魁洛的未来,看似彼此并不相关,但实际上,两者却紧密相连,一个不小心,即便只是一个小小的疏忽,都足以让易魁洛*劫不复,这人心不足蛇吞象,小贵族们是如此,易魁洛本身又何尝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以区区两亿人口,妄图吞并超过十亿人口的沃土,这对于易魁洛来说,便是蛇吞象,只要一个闪失,那象牙就会顶破易魁洛的肚子,把易魁洛给活生生痛死,易魁洛的根基太短,不像三大帝国那样,拥有着强有力的本族,易魁洛并**,在征服的过程中,只要出现意外,甚至连撤回的可能都**,到时候这个战争泥潭,就会把易魁洛越拖越死。

    甚至他们还需要担心精灵王国的态度,他们虽然如今已经并入易魁洛,易魁洛也给了他们很好的待遇,但精灵族们对于易魁洛的归属感并不强,毕竟易魁洛的历史不过两百多*,而精灵王国的历史已经数**了,指望他们真心实意的加入到易魁洛,恐怕**上千*的时间去改变一代人,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若是南部出现**,一个可以与易魁洛争锋的势力出现,精灵族必定会脱离易魁洛,寻求自身的独立,这几乎是必然的事情,也根本不可能有其他的可能,所以在这一点上,易魁洛就必须要*事小心,绝对不能够出现任何一个差池或者是闪失,不然面对的敌人,将不仅仅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军部才会让他们两位统帅留在这里,以此来震慑那些小贵族们,同时易魁洛也让银行们尽量宽限几天,当然,易魁洛奉行自由市场,对于金融的监管和控制并不那么强硬,所以易魁洛也**理由单方面的要求这些银行放宽还款的期限,只能够尽量让他们自愿减少一部分的压力,从而让小贵族们不至于太过于压迫当地的**百姓,以至于让他们背井离乡,从而让整个南部发生巨大的**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方面,阿姆斯特朗和白兰的存在,也可以让那些小贵族们知道,如果在自己的领地上太过于恶劣,那么他们也不是这里的土皇帝,军队将代替法院对他们进行惩罚,通过这两点,便可以尽量压制住这些小贵族们的贪念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,贵族们如此压迫当地的民众,并不仅仅只是还款,也因为内心的贪婪,如果贪婪无法控制,那么即便他们身上**还款也不行,因此还是需要武力做震慑,但在南部地区的小贵族数量实在是太多了,成千上*,且遍布在南部如此广袤的土地之上,阿姆斯特朗和白兰两个人又哪里管得过来,也只能够惩治一下那些太过分的,至于那些稍微过分的,也只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再加上当地的土著贵族们为了巴结易魁洛的权贵,对于这些小贵族们在自己的领地上胡作非为也是不管不顾,他们也不敢管,还以为是易魁洛所授意的,因此虽然心里很是愤怒和难受,但面对这些趾高气昂的易魁洛的子爵,男爵们,却是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,甚至当阿姆斯特朗派出**来询问的时候,他们都还要帮忙打掩护,在这种前提之下,阿姆斯特朗和白兰等同是睁眼瞎,根本无法正确处理这些小贵族的事情,因此易魁洛的政府虽然想的挺好,但实际上,却依旧开始朝着流民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易魁洛治理整个南部地区,首先第一条便是稳,整个南部必须要保持稳定,不能够折腾,因为易魁洛不像三大帝国一样可以跳好几次,即便出现**也可以评价自己强大的力量拥有改正的机会,易魁洛与南部地区特殊的地理关系,天然就决定了易魁洛,不能够像三大帝国那样对待自己的殖民地,同时易魁洛的浅薄根基也让他们不能够随意行动。

    所以稳是易魁洛针对南部地区最重要的治理标准,但现如今,这些小贵族们,甚至一些大贵族们,都在开始动摇这个根基,他们并不把易魁洛的人民当做是自己的子民,虽然他们是领主,但却只把自己的子民当做是生财工具,当做是财产,无止境的挥霍他们的力气,匆匆几*的时间里,便早就大量的流民。

    就像易魁洛猜测的那样,这些流民们到处寻找食物,活不下去的人便占山为王,占据道路来收取财产,从而养活自己,整个南部地区的治安情况急剧恶化,而那些复国组织们,也像是找到机会一样,开始在其中撺掇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流民自发无意识的组织在这些有心人的引领之下,开始出现了属于自己的团体,甚至开始有组织的彼此串联,从而对地方上不仅仅造成治安上的影响,甚至是开始出现了割据政权,而阿姆斯特朗又无法对这些地方进行长臂管辖,毕竟数量实在太多,如果每一个都要管,那么最后阿姆斯特朗的军队就会在赶路的过程中活活累死,他只能够将一些最大的反叛组织打掉,而剩下的那些反叛组织们也学乖了,只要一壮大,便开始缩小自己的规模,或者分裂出一部分来,让他们去比较远的地方扎根,慢慢的这些组织也试探出阿姆斯特朗和白兰两位元帅的底线,每每到了极限的时候,便开始分裂,诞生出新的分支,不让自己随意扩大。

    阿姆斯特朗对于这些组织也就懒得再管,毕竟他们要管的事情实在太多,易魁洛的军队又十分有限,若是全部都要剿灭,那得等到猴*马月,至于依靠当地的军队或者是那些贵族私军,那是想也不用想,这些贵族私军除非涉及到自己的土地,不然是不会出动军队的,而那些当地的部队,就更是消极怠工,根本不怎么愿意出力气的。

    毕竟这群人本身对于易魁洛并**太多的忠诚度,之前之所以替易魁洛打仗,完全是因为有利可图,且打的是别人,而如今身边的这些流民,说到底大多都跟这些周围的军队有着很密切的关系,甚至本身就是亲戚,家属,这让他们怎么下得去手呢?
    上一章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