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悦读吧 > 武侠修真 > 洪荒之轮回剑主 > 洪荒之轮回剑主主 正文 第六十一章 三清矛盾更激化 西王. .

《洪荒之轮回剑主》洪荒之轮回剑主主 正文 第六十一章 三清矛盾更激化 西王. .

    在赵斌随西王母前去昆仑山道场之时,三清也各自归于道场,但和之前的三兄弟和睦却有不同,老子一旁观之,不问缘由,而元始和通天兄弟俩人却是吵了个脸红脖子粗。

    至于理由,也很简单……

    之前便说过,众所周知,通天奉行有教无类,各族生灵不论是根骨资质如何,只要通天看上的,皆是收于门下。

    而元始,则是极其的嫌弃……元始只喜欢跟脚资质极佳之人,这出去数千载时间,也不过收了几位弟子而已,正是那后来阐教十二金仙中的几人。还没收全。

    不过通天此次出行却是收了一大帮弟子回来,少说也有成百上千,各族各方各异全部都有,甚至妖族的修士其中也不乏,声势极其浩大!

    于是,通天和元始便因为这事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老子却是端坐在原地,不做任何应答,任凭他俩吵着,心下也极其不爽。

    老子不爽的倒不是完全因为通天收徒的方式,毕竟三人教义皆是不同,怨来怨去倒也没道理,老子只是不想看到兄弟之间因此吵成这般,但又无可奈何,只能如此作为。

    此次出行,对于老子来说,还是极其满意,虽说只收了一位弟子,这弟子自然便是后世名声极大的玄都大法师!

    玄都极对老子的胃口,于是老子便毫不犹豫的将其收入门下,悉心教导。

    但在三清心下,此次不论收的弟子如何满意,却都是不及赵斌,赵斌的优秀令人叹然,洪荒之中再难寻之其二,所以,赵斌在三清心下,是一个独特的存在,哪怕之后他们收的弟子在如何令各自满意,但也只是限于其之间,赵斌并不在其列!

    哪怕赵斌实则是通天弟子,元始如今和通天吵成这样,却对赵斌没有丝毫偏见,反而因为此事对赵斌更加看重。

    三清首徒,实至名归!

    话分两头,正当东昆仑三清道场乱作一团的时候,于之相对的西昆仑处,却是一片宁静祥和……

    赵斌在一脸莫名之下,愣是被西王母给带到了西昆仑道场,两人对立而坐,西王母罕见的一副小女儿般的姿态,而赵斌则是有些哑然。

    这西王母咋突然间变成了这样??就因为数万载没见到他赵斌?原本的操作不是这样的啊,西王母一届顶级先天大能,今日居然会如此这般,实在是让人费解……

    这,便是此时赵斌心下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这西王母,该不会要给贫道摆迷魂阵吧……”赵斌干咳两声,把身前的佳酿饮下,心下暗暗想到。

    若是让三清知道赵斌现在的状况,恐怕会气到吐血,他们三人此时正在道场因为这徒弟的事儿吵的不可开交,赵斌倒好,直接醉倒在‘邻居’的温柔乡里,敢不敢在坑一点儿??

    “轮回道长,此乃吾道场的蟠桃灵根所结,食之可增万年寿命,固本培元,增强修为。上次吾便想请道长品尝,但却错失良机,今日既然在吾道场相聚,还请道长务必赏面。”

    西王母眼波流转,一双凤眸不断的眨巴,原本身上的鹅黄轻纱也不知何时tuì了去,只留下了其中的洁白里衫,香肩暴露,手中端着翡翠盘子,上面正乘有几枚硕大的蟠桃。

    见状,赵斌不由得更加蛋疼,这哪里是请他吃蟠桃啊,这特码不是请他吃人?

    再说,蟠桃的品质连人参果都比之不上,更何况赵斌手中还有着更牛逼的黄中李,这蟠桃又算的上啥,万年寿命??不过一眨眼罢了!

    但是现在想再多都没用,西王母既然如此,那赵斌也只好陪着把戏码演完……

    “仙子的蟠桃确实不负其名,果然是世间圣品!”赵斌将蟠桃服下,打着哈哈敷衍道。

    闻言,西王母挑了挑眉,道:“难不成,道长的眼中,只有蟠桃么?”

    ‘噗……’

    听到这话,赵斌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节奏?什么叫只有蟠桃??这哪里还是迷魂阵,这是食人阵吧!

    也怪不得赵斌有如此反应,原本天道中,西王母乃是顶级先天大能之一,更是被册封女仙之首,如此尊贵的身份,定然是极其高冷,无人敢于冒犯,但谁能想到如今的西王母会如此作为?

    “仙子怕是误会了,贫道只不过是感叹一番罢了……”赵斌的话刚说到一半,眼前的一幕更是让他汗颜。

    两人在此处本就端坐良久,一同品着佳酿与蟠桃,如他们这等层次的大能,这酒即便下肚,若是不想,也不会有丝毫醉意,但是面前的西王母,显然已经是半醉半醒的状态!

    此时的西王母,眼神迷离,一双凤眸不断瞟来瞟去,左肩的肩带也不知何时滑落了去,露出了完整的香肩以及隐晦的丰满……

    “道长,吾等道长却是所及不远,却万载都无法相见,这着实不合情理。今日好不容易得之一见,道长不如就在吾这道场好生歇息些时日罢?”

    此时西王母心中也是百般忐忑,甚至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何会做出这般举动,自打她有灵智以来,完全没有这种概念,但是现在,仿佛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在牵着她走。

    难不成,是因为常羲羲和的出现……?
    上一章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